返回第三章  上饶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三年前

    易云赶紧把手里的画卷收起,便急冲冲的往回赶,一转角却被台阶下的废竹篓拌得一个踉跄。

    喧闹繁华的街道人声嘈杂,吵嚷得人头更痛了,心血上涌,真想一脚踹扁那还在滚动的破竹篓。

    但也只是想想,却还是弯腰扶正竹篓,他可不想这一脚下去,要是谁嘴皮一碎,让他家大人知道了,那可是吃不了还兜着走。

    一提起他家大人,心里就更气,平白无辜地给张画得比天仙还美的画像,便让他来城门口接人,一看那画像就不靠谱,天下哪有那么美的人儿,还不容置喙地吩咐照办!

    看吧!看吧!

    晌午已过,哪里有什么仙女,就连稍微周正点的都没看见一个,不过,倒是有群模样俊俏的翩翩公子,看得他哪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这回子差事没办成,又白白错过了他看帅哥的机遇,心里真是又气、又急、又悔啊!

    还不是他家那明察秋毫的大人!

    也有犯糊涂的时候!

    还偏偏拿他开刀!

    唉!可怜的他。

    想想他,堂堂还得受如此憋屈之苦,落得如今这般田地!

    到了州府衙门口,平天白日里透着一股子怪异,平日里门口那两厮再怎么刚正不阿,看到他还是要给几分薄面,至少还是会斜视一番!

    这大约就是他迷人风采吧!

    可如今这目不斜视,面色肃目,叉腰握刀,威严震慑。

    完全被无视了???

    算了,毕竟他家大人才新官上任不久,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最关键是被他家大人知道,定是要数落他无知小儿种种!

    内院也有几分往日并无的异样感!

    唉声叹气地刚一脚踏进内院,小红那丫头都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结结实实的吓了他一大跳,这人还总是能…让人…出其不意!!!

    不过一看见他手上端着的精致糕点,心情顿时大好,饿死他了!干了不讨好的差事,讨不得吃,还是嫣红这丫头有良心,对他最好,知道给他留吃的。

    “还是小红姐姐对我好”易云刚伸出去的手被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真是又响又亮,他吃惊的收回手,痛得是咬牙切齿“你干嘛!有病啊!就不能轻点啊!你这是想谋杀我啊!”

    这丫头手劲大得,应该能徒手杀牛吧!

    呸!谁是牛?他才不是牛。

    “让你成日里偷懒。”这丫头分明长得人高马大的,还不知从哪里学会了这矫揉造作,可惜只学会了表皮,看得让人顿时心底掀起一阵不适的翻涌!

    “这是屋里贵客吃的。”又从身后掏出一包用油纸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塞给他。“这才是你的。”

    这…丫头…总能给他惊喜!

    易云火急火燎的拆开油纸,还真是懂!留的都是他爱吃的,眼睛一亮便毫无形象地大吃起来,顺口问了句“什么贵客?”

    “啊!贵客,我还忘了给贵客上点心。”说完便火急火燎的跑了!

    疑惑不知她那手上盘里的糕点是如何做到不掉地上的?

    “贵客,贵客。我怎么不知道有贵客。”胡乱的塞了两口,仔细地把油纸妥帖收好,又把衣服上下收拾一番,便往大厅去。

    他倒要看看是怎样的贵客,能让他家大人把我忘在了城门口!!!

    前厅寂静,拐出小湖,远远地就瞧见他家大人的神颜,他端跪在前厅中央,一袭青衫,上任来的连日劳累,只觉得衣衫又大了几分,腰间又消瘦了几分,可一点也不影响他坚毅卓卓的气势!

    “下官知错!”

    从声音里听出来他怕是旧伤又复发了,声音沙哑得厉害!

    “林刺史好大的官威,连升三级的圣誉恩宠就让你恃宠而骄了吗?”

    不怒自威的官风,盛气凌人的气势,严厉苛责的语气,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他家大人依旧保持恭敬的姿势,再次说着“下官不敢!”

    易云心下一惊,却不敢抬头看向厅上端坐那威武之人,甚至有些连滚带爬的躲进一旁的假山后面,惊叹着掏出那吃剩下的一半糕点,吃了起来。

    “我家大人啊!这又是出了什么幺蛾子,就不能消停点吗?”

    还是忍不住好奇,又小心翼翼的探着脑袋观察,可终究是什么都看不清,只隐约听到一些‘敦敦教诲’之语!

    他向来惜命,这些罪他是万万不能的受的。

    少顷,那一包糕点已是吃得干干净净,又是擦嘴又是整理衣服。

    出了假山便慢悠悠地,大摇大摆地直奔正厅而去,拾级而上的风雅之态惹得门口那位‘亲信’都忍不住侧目。

    易云便更加肆无忌惮地放慢脚步,左面离得更近的陈武终于安耐不住,躬身向他行礼,用轻而微的声音道“六哥行行好,救救大人吧!在里面足足跪了快半个时辰。”

    易云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陈武立刻又躬身作揖,他才得意洋洋地地开口“什么人?”

    “李大人啊!”

    忍不住翻起白眼,他当然知道是那李老头,“我是问谁来要人了?”

    “听说什么将军的。”

    将军?

    他家大人真是长本事了,小事不惹了,偏挑大的捡。

    “蓝秋出去多久了?”

    陈武明显一愣,那小样的眼神,他可是直女,只爱帅哥。

    只怕又在腹诽他易云脑残,此刻还有心情关心蓝美人的去向,却又有求于人,不得不答着“你前脚刚走,蓝大人便领命出去了。”

    易云又抬头看了看天色“陈武,你看这天际红云弥漫,定是有好兆头!”

    陈武猴急得在一旁挤眉弄眼,易云也懒得理会,便微微倾身招呼他附耳过来,在他耳边“那就自求多福吧!”

    乘那傻憨憨还在一脸懵圈中,他转身飞逃而去。

    开什么玩笑,他向来是惜命得要紧,现在进去不正事往枪口上撞吗?那李老头儿对他家大人,还是会有所保留的,毕竟是爱徒嘛!

    对他那可是要赶尽杀绝的!

    在他绝迹而去的背影中都深深感受到陈武那杀人淬毒的眼神。

    在假山旁又是偶遇‘人美心善’的小红姐姐,带着一群花花绿绿的小姐姐,端着五颜六色的水果,一时觉得这美景竟比春日里的姹紫嫣红还可爱。

    凭借着我平日里厚脸皮的的风采,在一群小姐姐里那可是炉火纯青。

    “刚见天际的红云还以为是喜兆临至,原来是我家一群俏娇可人的好姐姐。”

    乘着一群好姐姐娇羞迷人之际,易云眼疾手快的端起最后一个姐姐的盘子,护在怀里,拔腿就跑。

    嫣红那傻大个,人愣却不傻,而且还身手敏捷,跟着便紧追不舍,边跑还边咆哮“你给我站住,厨房里给你留着的,这是给贵客的。”

    面对暴雨般的洗礼,易云这疾风劲草也发挥稳定,虽不能势均力敌,却一马当先地杀出了州府衙门口,几个来回穿梭便隐埋进了人群。

    留下气鼓鼓,怒哔哔的嫣红小姐姐站在县衙门口破口大骂“易小六,有种你就别回来!”

    真正神级选手是门口那两尊似乎早已司空见惯的大神,如此风雨疾骤模样,却亦能云淡风轻,视而不见!

    对于又一次虎口脱险,劫后余生的喜悦,便是美美的找个不大不小的食摊,最好是街角那家热闹的,最好是档口那桌通透的,最好是来碗热腾腾的混沌。

    刚塌在长条木凳上,紧接着押了口茶水,又涩又苦还是冷的,本想淬一口,拍案而起,大声嚷乱一阵,可想想还是作罢!

    这次倒不是怕他家那丰神俊朗的大人,只是怕这气是顺了,到时候想再吃这口混沌就难了哦!

    还好,就着这美味可口的糕点,还能吃!

    正吃得津津有味,老伯便把热腾腾的混沌端了上来“易大人,你慢慢吃。”

    看,这就是熟客不同的待遇!

    一脚踩压着长木凳,手刚一伸进桌上簇拥而立的筷篓里,便觉得手肘处一阵疾风,右手边残留的几块糕点,连盘带糕瞬间消失,易云却不顾那么多,护住直冒热气的碗,立刻满脸堆着笑“蓝大人,给小的留口食儿,小的从天蒙亮就奉命而出,这太阳都快回家睡觉了,才得口吃食。”

    转身,果不其然是哪位红衣飘袂,飒爽英姿的蓝秋蓝大人!

    本就生得水灵端庄大气的脸上,配着一双剑眉星目,便从那美丽动人中生出了几分侠气,红衣映衬得修长匀称的英姿中娇而却不媚。

    剑眉星目不怒自威,只见她挽一袭长衫下摆衣袂,端正坐在一侧“整日里没个正形的,你我前后脚出门,我头上的天就早爬上日干了。”

    一见这大人身边的‘佳人’如此姿态,易云立刻奉茶递水“和蓝大人比,小的自然是不能够的。这奉公执法严明,修身齐律克己,实在是得大人真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一顿红的,白的、有的、没的,就逗得佳人眉眼舒缓,只淡淡扫视他一眼“就你张嘴生得机灵!”

    那红口白牙里吐出是刀子他也得受着呀!何况这话也还算是句好话!

    “蓝大人这是饿了吧!你手里的品色上佳的糕点,可是红姐姐的手艺,这还是得亏府上有贵客,我顺手牵羊得来的。”当然如此那般的惊心动魄场面,是万万不可拿出来吓着面前的佳人。

    蓝秋顺手拾起一块尝了一口,口味香糯,入口即化,甜而不腻,的确是嫣红那丫头的手艺。

    “只是糕点的来意,没有易大人说得那么容易吧!”

    被人戳中心事是很尴尬的,特别又是如此佳人,易云有些讪讪然地摸摸了鼻子,“实有些来之不易,蓝大人更得珍惜了。”

    “就喜欢易小六这脸皮厚的模样!”     

    https://www./142_142491/48852215.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