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上饶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易云踏马箭飞般冲进军营,午后的懒阳晒得人极易犯困,营前的两名士兵正点头捣蒜地会梦姑,只见一骑一人夺门而入,臂粗的带刺木拦生生地被拦腰撞断,健硕的马悲鸣地仰头长嘶一声,再也不肯往前,只在原地低低地轻吟着,马上的人狠狠地拽着马绳,在原处不停的打转。

    终于营前的两人翻江倒云地从云雾中坠醒了来,一看,便忍不住大声呵斥;

    “何人如此大胆,擅闯军营者死。”

    “来人啊!快来人啊!”

    瞬间周围边围上几人,纷纷执戟抽刀以向,严文肃几人在后面远奔而来,可哪里赶得上!

    “瞎了你们的狗眼,皇上亲封的骠骑上将军,你们也敢如此无礼!”

    只见,路率带了几人从远处急冲冲的信步而来,众人见是太子亲信,平日里虽不是平易近人,但也极少如此疾言厉色,匆匆纷纷跪下请罪;

    “路大人恕罪,小的不敢!”

    “恕小人眼拙,未曾仔细查看!”

    也属实不怪这些人,路率见到易云都着实一惊,满身血污,红眼腥戾。

    路率伸手一把牵住易云的马匹,一面谦和地躬身行礼;“易将军,太子殿下在营内等候,请你一叙!”

    严文肃等人也终于急行赶上,却不敢策马入营疾行,只得弃马与路率一并匆匆挡在易云马前。

    易云横眉一扫众人,倒是干净利落地翻身下马,躬身一曲;“谨遵殿下恩旨!不过。末将有要事在身,事后定当入营请罪!”

    底下跪下众人皆纷纷倒吸凉气,这,这人也未免太大胆了,虽然身恭语虔,却也是明目张胆地抗旨不尊。

    路率见人多生忌,立刻微微一笑道;“将军言重,只道是平常叙旧,何来请罪!”

    “你们也都下去!”

    见众人纷纷退下,又示意身边人悄无声息地把守营门的两人带下换了班,方才又对易云说道;“易将军三思后行,殿下巡营,稍后便回,此事可从长计议,这里是军营,切不可肆意妄为!”

    易云郑重地整理着身上的铠装,声音冷冷地道;“哼,多谢路兄好意!”

    而后他轻蔑地抬起头,扶正腰才缓缓地道;“但今日谁都休想拦我,也拦不住我!”说罢,便手扶腰上佩剑转身而去。

    转身那一刻,严文肃不期与易云四目相对,那刻,他便知,他拦不住,今日是谁也都拦不住!

    “路大人,多有得罪!今日多谢相助,还烦请路大人转告太子殿下,今日无论如何保我家将军一命,我怕经此一劫,我家大人”想着那尸山残骸里腥血泥融,他便思绪不宁,激动不已,只能深深地向路率恭敬深礼。随后带着众人紧紧跟上。

    路率恭手还礼,午时日头正酣畅地从头顶洒在一行人身上,被扬起的尘土一路旖旎生辉,他突然明白他家殿下这一路走来隐忍太多,失去太多,拼命太多,难道这仅存的温暖也会这样一点一点的消失掉。

    易云这人向来都是和他们不一样的,忠心耿耿的气骨里藏着一道他们没有的,也不敢有的光明大义!

    路率喉咙一紧,干咽着道;“那两个守营门的人带回去好好看着,再派人去请殿下,其他人钦点所有兵马营前集合!”

    “是!是!是!”

    严文肃紧紧地跟在易云身后,嘴巴紧抿成一条直线,一手紧按着腰间配剑,一手掐着刚才路率乘机塞过的太子亲令。只是这么大一行人,还未靠近靶场,便被黑压压一大队装备精良的红衣府兵远远地隔在了靶场外。

    居然是中书亲卫!

    看样子是早有防备!

    两行人一相面便剑拔弩张,纷纷拔刀横向。

    易云却未动,隔着几名举着红樱枪横指的红衣亲卫府兵,看向二十米开外靶场上正挽弓搭箭的魏洪,老态龙钟的身躯上苍劲有力的老脸被一把弓牵引着,蓄势待发的箭立刻飞射而出直中靶心,一旁的联平立刻又躬身递上一只箭,他却未接,只是转身直面易云。

    “易将军,如此兴师动众地来观看老身练箭,老身有些受宠若惊!”

    易云红着一双眼如淬了毒一般直直地射了过去,一字一句地回道;“不,魏老贼,今天我是来取你项上狗头!”

    “易云,你好大的胆”魏洪身旁的联平立刻张牙舞爪地仗势厉斥,却被魏洪抬手制止了。

    “你别急,还有你!”

    联平立刻气得脸红脖子粗,却又不敢在魏洪面前造次,只能梗着脖子瞪着眼。

    魏洪却笑了,眼上扯起一道一道的皱纹;“易将军,抬爱了!只是这趟你怕是要白跑了。”

    “哦!”易云咬着牙,迎着头从牙齿里冷冷地道;“那如果我今天非要取呢?你觉得凭这些人就可以让我死在你前面?”

    “不,你不会杀我!”

    易云敛了敛眼睑,牙齿磕在下牙槽上才缓缓地道;“她救不了你,这次天王老子来了你项上的狗头我也非取不可。”

    说罢!易云抬腿一脚踹翻面前的红衣卫兵,力道之大,那人胸口生生受一脚便吐血仰地而亡,接着他反手拔出那人的红樱枪飞手直射向魏洪的胸口,那枪如梭般准确无误插入老态龙钟的身躯中,血都还未见半点,那具躯壳便直直地倒下,只余那双毫无生气的眼里残余着‘不可置信’。

    一切来得太快,所有人除了本能的反应后退了两步,都如遇邪魅般地举剑防范地警惕着易云,对他的那些传奇在这一刻升华成了恐惧,颤栗着每个人的细胞。

    易云从腰间缓缓地拔出佩剑,踏着面前的尸体,迈出沉着有力的步伐,横刀劈着前面两个颤栗毫无还手之力的卫兵,一步步地向着靶场而去。

    一时易云如嗜血的鬼魅,腥红的眼,戾气蔓延着全身的血污,剑起剑落便是横尸倒地,场面混乱不堪,凌乱的红衣府有横冲直撞的,也有四处逃串的,还有迎面奋力厮杀的。

    反观易云一面,虽临敌数倍却一路势如破竹,横扫一气,只是在混乱不堪中却也为占尽优势,被数人纠缠中也有几人死伤。

    易云却早已无暇顾及,一路杀向靶场中的魏洪尸身前,又一剑刺死了还未来得及逃跑的联平,正在拔剑时,一只箭从远处飞穿而来,  易云还未来得及躲闪,身旁的严文肃便俯身以护,箭失还是从严文肃的手臂上穿越而出划伤了易云的手肘。

    易云转身接住手臂流血不止的严文肃,抬眼便看见了来人正是徐南珺

    这大燕国有如此箭术,也只能是他!

    “易云,我要杀了你!”

    徐南珺从远处踏马而开,挽弓的手还未放下,便又抽下一只箭准备朝易云射来。

    易云却笑了,脸上不知何时溅起的血浑合着笑,显得诡异又阴郁,他咧嘴牙齿间也被染得猩红“徐南珺,其实你一直都恨错了人,徐延是我杀的,是我杀的。”

    “易云,这是你在找死!”徐南珺用力拉圆满弓,指间得箭尾在他眼神悠然一黯中脱离了虎口,直直地射向易云。

    易云护住身前的严文肃,慢慢地闭上眼!

    他想着如果一切就可以这样停下多好,没有官场中的尔你我诈,只有一群追随大人脚步不断前进的步伐。

    没有误会,很多那么曾经的美好都可以留住!

    更没有生离死别,那些曾经欢声笑语还可以萦绕耳畔,更可以靠肩举杯互诉衷肠!

    希望一切都还来的及,一切都只将是一个梦!     

    https://www./142_142491/48852214.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