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三章 灵界巨人  灵气复苏:一人开启修行盛世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河图洛书众人可惜刚才的鲁莽行动,但并不打算放弃。

    一方面是机会难得,错过这次,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另一方面,他们也是等不下去了,会稽山失守,琴师丹青手莫名失联,最后一次信息是去往江城伯阳秘境。

    从此了无踪迹。

    一下损失两位洛书,他们承受不起。

    现在操偶师和扎纸匠还一直怀疑组织里出了叛徒,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人对他们的能力那么熟悉?

    而目标当然是有,一个名为延歌的道修。

    他们怀疑这个道修通过特殊手段,极有可能是从叛徒那里得知了他们的能力。

    扎纸匠想要杀他,结果又损失了两个通法境界,两个即将通神的修士,即使只是两个工具,他也心疼得紧。

    并且扎纸匠百思不得其解,两个四骨脉的通法修士,在他纸房子的帮助下,延歌又被污染了。

    居然还打不过?

    他只能想到一个解释,这个延歌必然在藏拙。

    当然,这些事和现在的诡话师无关。

    他的首要任务是让蛇父能够顺利地获取灵界的力量,加快蛇父的复苏。

    随着琴师还有丹青手的失踪,就连蛇父本身也虚弱了不少。

    河图洛书内部都在猜测,是不是蛇父不敌哪里的同族,被反杀了。

    当然这个猜测他们也只敢私底下偶尔谈谈,不敢放在明面上,那是大不敬。

    诡话师看着上面。

    儒生好像发现了他们,但一直在无视,并不在乎。

    这种轻视让他恼怒,但同时对他的计划也是有利的。

    “轻视吧,自傲吧,待会就让你的骄傲落地。”他恶毒想道。

    儒生站着不动的身影,众人有怀疑他的正当性,诡话师却在想,这是否意味着对方也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只好静观其变。

    这样一来他就相当于掌握了先机,有优势。

    那道裂隙有股力量在接近,就要突破临界点,到达这个世界,届时就是他的机会。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众人心中的焦躁随之增加。

    就在这时。

    变化出现了。

    泰山上空流荡着一种极其特殊的声音,像是低声嘶吼,带有浓浓的威胁之意。

    细听之下,有点像鲸鱼的空灵叫声。

    这叫声中又带着一种悲伤。

    伴随着乌云,气氛格外压抑。

    诡话师深知,自己的机会来了。

    在这样的气氛影响下,所有妖邪几乎眼红,众人心中涌现悲念。

    为什么要修炼?为什么要灵气复苏?

    我为什么要来这里?今天如果待在家的话就不会遇到这种破事了。

    还有那个神秘儒生,仗着自己比他们厉害就可以装是么?

    站着不动,哪怕一句话都不肯说,很有意思?

    一个个悲观负面的想法浮现众人心头,只有身处养神地的张云华苏高义还有泰山山神幸免于难。

    诡话师趁机作乱,一句句煽动的话语从他嘴里说出。

    这一刻,和延歌敌对的不止是妖邪,还有人族的修士。

    事不关己的直播间观众都为他担忧起来。

    这般变化,说没有人搞事他们都不信。

    “开始了。”道修延歌平静道。

    赵半仙和姜夏有些惊讶,下一刻,当他们看到接下来的画面时,不由坐直身子。

    铺天盖地,以低修为为主的修士挤作一团,要往泰山峰顶赶去。

    这些人就像丧尸一样,数量多的让人害怕。

    诡话师等人趁机离远,敛息躲了起来,河图洛书这几人已经开始期待一场好戏。

    “我看你先前把什么人族修士挂在嘴边,想必很难下手吧,自己保护的事物却要攻击自己,不知作何感想,呵呵呵。”

    他冷笑道。

    只要这次任务完成,他就能得到更强大的力量,河图洛书的目标也更进一步!

    延歌法眼扫视,莫说敛息,只要还在泰山境内,任何手段都逃不开他的追查。

    留着他们有用罢了。

    “很好,他们果然成功干扰到了灵界。”他看着比肩接踵的人群,心里只想笑。

    一群修士扑了上来,儒释道魔皆有,被他以儒阵凝成的笔扫走。

    “死来!”有魔修悲伤化为愤慨,一式翻天印当头镇压而下,期间还有其他修士配合。

    一只大手握住延歌,封锁他的行动,炽热的火焰瞬间燃烧,就好像有人在指挥这不定型之物。

    “完了完了完了,这里面起码好几个通神啊!他这么连上次那件能引发异象的珠子都没拿出来!”

    赵半仙有些焦急又有些气愤。

    刚才说延歌的不是是一回事,现在又是另一回事。

    张云华猛地转头,看向老神在在的巨兽,“你不打算去帮忙吗?那可是你的创造者!”

    他是无法出去,一出去就被影响,可这泰山山神难道也是?

    “呲。”

    巨兽喷出白色的鼻息,似乎是在不屑。

    K语言是门艺术:“主播赶紧找办法逃命吧,靠山要没了。”

    只是,下一瞬间,张云华甚至来不及说上一句,泰山峰顶发生的事就让他忘了言语。

    文气卷住打头的那几人,刹那间几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仔细一看,他们出现在了山脚下,个个都昏睡过去。

    “我不在乎你们有几分被影响几分是真心,不过动手之前最好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他冷冷道。

    这句话不止是说给众多修士,也有河图洛书,更是说给灵界裂隙里的神魔。

    当然,先天神魔听不听得懂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的目的已经达成,河图洛书很给他这个面子。

    看似是他们借助灵界裂隙蛊惑了众修士,事半功倍。

    然而,若论这世间谁最懂灵界,不一定是延歌,但绝对不会是这些连意识都被切割的先天神魔的附庸。

    只见,那道灵界裂隙扩大,以裂隙本身为眼,迅速生长出了一个身体。

    那是一个通体乌黑色,身上布满蛇鳞,鳞片的连接处是暗红色仿若岩浆一样的液体在流淌。

    其身高二十多米,仿若一个小巨人。

    延歌在他脚下,就像一只蚂蚁。

    作为眼睛的裂隙本身还在溢散出引人堕落的气体,它疯一般地寻找,气息除了锁定延歌外,还在寻找令他灵魂深处感到渴望的事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