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771章 老夫已经很努力,连失足落水都试过(求订阅求票)  大唐第一世家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襄阳北的樊城外一处驿馆之中,此刻,长孙无忌正呆在了这间驿馆之中。

    而此刻,三十余名陛下派遣的心腹禁军就守在屋外,将屋子团团围住。

    至于刑部的差役,则被留在了最外围,对于此,一干差役非但没有怨言,反倒恨不得弹冠相庆。

    数日前,长孙无忌突然一下子身染重疾,自己等人就再没有机会接近屋子。

    虽然不知道那老家伙生了什么病,但是那些禁军将他们隔离于外之后,对于他们这些职低位卑的差役而言,绝对是好事情。

    哪怕是长孙无忌突然两眼翻白,直接抽了过去,他们也不会负主要责任,主要责任应该是在这帮子禁军身上。

    而那位负责监督押解长孙无忌南下的旅帅,此刻已经从驿站的厨房里边提来了餐盒。

    推开了门进入了房间,之后又将那房门反锁上,这才提着盒子来到了案几跟前递给了迎上前来的长孙忠平。

    “国舅,起来用餐吧”

    正坐在榻上的长孙无忌听得此言,朝着这位禁军旅帅颔首一笑,起身来到了榻前。

    长孙忠平将那些菜肴摆放到了案几上,当然不可能是清汤寡水的,寡淡无味的病患餐饮。

    这位旅帅搞来的这些不敢说丰盛,可好歹肉食不少,居然还有半只烧鸡。

    向来都是无肉不欢的长孙无忌顿时两眼一亮,又下意识地朝着那食盒看了过去。

    那位旅帅很懂得这位国舅爷的思路,朝着长孙无忌小声地道。

    “国舅还请放心,到得晚餐之时,末将再悄悄拿酒过来,白日里若是用这些,未免过于招摇。”

    “嗯,有劳赵将军了。”长孙无忌朝着赵旅帅一笑之后,开怀大嚼起来。

    案几上的那些肉食几乎尽被一扫而空后,长孙无忌这才满足地摸了摸肚皮,起身回到了榻边坐下。

    然后缓缓地躺了下去,躺在榻上养食的长孙无忌看着房梁,脑海里边不停地回想着程三郎让自己装重病。

    可问题是自己该装什么样的重病?长孙无忌很清楚,倘若自己真的回到了洛阳养病。

    必然会有无数双眼珠子盯着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那些此刻已然投效太子的臣工攻讦自己犯下欺君大罪。

    可问题是这一路南下,自己还真的想了好几个办法,站在船头吹了大半夜凉风,愣是半点伤风受寒的反应也没有。

    最后已经临近了这襄阳,已然有些急了眼的长孙无忌干脆就化装失路落水。

    果然,终于出现了发烧受寒的迹象,这让浑身酸痛的长孙无忌心中暗喜。

    随行的赵旅帅也终于派人往洛阳去知会陛下自己身染重疾的消息。

    可是结果,上了岸之后,药都没吃,就躺了一个晚上,醒来之后,居然头也不疼了,烧也退了,整个人精神得不行。

    这让长孙无忌无比的失望,连特娘的伤风感冒都好得这么快。

    那此刻被困在房间中的自己还能怎么装病?让他们拿个浴桶或者大盆来,自己光着腚坐在里边再来感染一场风寒不成?

    #####

    长孙忠平站在榻边,听到了自家老爷的叹息声,凑到了近前小声地道。

    “老爷可是有什么吩咐?”

    “忠平,你说,倘若陛下遣来医者,瞧见老夫这般模样,你觉得,那位医者,敢说老夫重疾缠身吗?”

    “老爷,小人,小人觉得应该会吧,毕竟这是陛下拟定好的策略。”

    “”长孙无忌缓缓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陛下跟自己叮嘱过是没错。

    程三郎也给自己传递过那份计划书,可是里边,却都没有提及,让自己应该装什么样的病。

    这才是让长孙无忌最蛋疼的地方,唯有生上一场大病,或者是重病,能够拖延上三五个月的光景。

    等到了这股子热乎劲渐渐地散去,人们不再那么严重关注之后,自己再削发为僧,遁入空门。

    可是,什么样的大病能够生上三五个月?总不能说自己暗疾复发需要休养三五个月吧?老夫虽然被贬谪为了庶民,或好歹还是要脸的。

    就在长孙无忌唏嘘感慨,愁肠百结的当口一阵急促的蹄声,由远渐近。

    很快,支愣起了耳朵的长孙无忌就听到了程三郎那熟悉的大嗓门。

    乘着寒暄的当口,程处弼就扯着赵旅帅来到了一旁小声地嘀咕起来。

    “”听了这位赵旅帅小声地禀报之后,程处弼不禁有些蛋疼,没想到,这位死胖子居然身体这么好。

    亏得自己紧赶慢赶的赶过来结果他居然就好了,那自己这位大唐国医圣手应该咋办?

    眼角一斜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副跃跃欲试表情的王医令。

    程处弼只能大步朝前,叫住了那欲跟随自己进屋的王医令吩咐道。

    “你且先留在此地,本官先进去探望,倘若有事,自会唤你。”

    面对着程三郎的吩咐,王医令纵有千般的不愿,也只能呆在屋外等着。

    #####

    “怎么会是你过来?”

    躺在榻上装病的长孙无忌听到了招呼声之后,缓缓地睁开了两眼。

    甚是惊疑不定地看了眼程三郎,又扫了眼那已经紧闭的房门。

    程处弼站在屋内,甚是无语地看着这位红光满面,神完气足的长孙无忌,半天才摇了摇头。

    “不光是程某过来了,外面还有太医署的王太医令等着

    我说长孙国舅,你这模样,哪里有半点像生病的样子?”

    “这要是让那位王太医令,还有屋外的那些禁军差役看到你这样的气色。”

    “老夫知道,老夫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就连失足落水都试过了。

    可是就伤风了不过两日,连药都没吃,自己就好了”

    听得这话,程处弼打量着这位能吃能睡的长孙胖子,实在是有点无力吐槽。

    长孙无忌自己也很无奈地摊开了双手,我也很无奈好不好?

    “要不,还请程三郎你帮老夫想想办法,怎么才能够装病骗过那王医令还有一干人等。”

    “主要是长孙国舅你这气色太好,而且由于你过于肥胖,想要伪装痛苦的微表情,都很难伪装到位。”

    “”

    书阅屋

    https://www./115_115860/51548590.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